Saturday Nov 26, 2022

克亚尔独特的年终最佳

去年11月的某一天,黄昏将至,西蒙·克亚尔背后窗户里的景致宛如一幅画作,厄勒海峡天光渐暗,往返于丹麦和瑞典之间的摆渡船灯火闪耀,又一个平常的日子行将遁入夜色之中。丹麦队队长面色有些凝重,在反复确认即将颁出的《卫报》年度最佳足球运动员奖项并非仅是授予其本人,而是归属于团队荣耀之后,他才愿意捧着素朴的奖杯在这间丹麦队会议室中接受拍照,并坐下来回忆过往一年的经历。

2016年起,《卫报》每年开始评选年度最佳足球运动员,显然他们并不想在梅西和莱万之间作抉择,而是力图发现那些以诚实姿态克服逆境、帮助他人,达成目标的个人榜样。首届得主是比萨康纳,一位格林·巴利综合征患者,凭借顽强毅力,进入意甲卡利亚里队效力;2017年,西班牙球星马塔因倡导球员每年捐出收入的1%给公益组织,以其恒久爱心而受到褒奖;2018年,牙买加女足国脚哈迪娅·肖获奖,那一年她帮助自己球队进军女足世界杯决赛圈,而她来自一个动荡的社会和家庭,四个兄弟先后离世,其中三个与有组织械斗有关,是足球帮她远离犯罪;最近两年的获奖者分别是美国女足红星拉皮诺埃和英格兰国脚拉什福德。

克亚尔与丹麦队在去年6月12日的黄昏,猝不及防接受了考验,克里斯坦·埃里克森轰然倒地,死神的影子闪现在哥本哈根公园球场上空。勇敢的丹麦队在队长统率之下,给了队友最有效的及时救护以及必要的尊严,此后全队并肩经历心理疗愈期,迎回了队友鲜活的生命。时光很快,一切已然是去年往事,克亚尔平静地回忆:“积极的,消极的,我们都经历了。五味杂陈,我们都接受了。”略一沉吟,他又重复了最后一句——“我们都接受了。”

全世界目睹了丹麦队去年夏天的作为,欧足联年终盛典上,主席奖颁给了克亚尔以及丹麦队医务团队,颁奖礼上队长强调,奖项属于整个团队,荣耀归于每个人。在金球奖评选中,克亚尔悄然位列第18位,他的名字在足球世界里被更多人知晓了。“我感谢所有积极的表达和挂念之心。”克亚尔说,“我感到荣耀,我还要特别强调,我以及全队当时都是做出了应急反应,我们是一个团队在行动。埃里克森,不仅是我们的队友和朋友,他是所有人的朋友。我们都是本能的,我不相信任何人可以提前为此做好充足的准备。那一天,我们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埃里克森本人以及家人的健康和幸福。”

过往夏天的经历太独特,队友心脏突发状况,丹麦队从死亡逼近的心理震撼中匆忙回到比赛之中,状况之复杂难以言说,勇敢并不能解决一切。此后的每一场训练,丹麦队缓缓地恢复元气。五天后,还是在公园球场,出战比利时,虽然1比2输球,但是球场中洋溢着喜悦、欣慰、感激与自豪之情,这个阳光普照的下午同样不该被忘记,埃里克森在咫尺之遥的医院病床上观看了直播,丹麦人内心感念,这是对生命本能的最好报偿。半决赛前,埃里克森与家人共同来到丹麦队更衣室,与每个人紧紧拥抱,此时整支球队的内心得以治愈。

丹麦人在欧洲杯中每一分努力,都会成为克亚尔及其队友们后半生珍藏的宝贵财富。他们学会了如何真正做到专注于足球本身,怎么让自己看清比赛结果的本质,也只有回到球队怀抱中,才能汲取力量去表演,去拼争,彼此之间的情感纽带让丹麦队可以昂首回到球场之上。

克亚尔来自一座城,如今是580万丹麦人足球希望的捍卫者之一,他自豪于丹麦球员身上释放出的诚实和率真的本性。上个月,克亚尔不幸在比赛中受伤,至少要休养半年,复出后的目标不变,在世界杯赛上塑造一支强大的丹麦队。如果还有另外一个小心愿的话,那就是祈求埃里克森以及家人平安。

yabo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