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 03, 2022

雄壮威猛:张飞为何被称作“万人敌”

《三国志》曾借程昱、董昭、周瑜之口,称关羽、张飞为“万人敌”。关羽的战绩人所共知,但张飞的事迹则相对疏阔。

“万人敌”当然只是一种夸张的修辞手法,不过它也侧面反映出汉末群雄对张飞的真实看法。

如果严格按照《张飞传》的记载来看,传主的早年履历几乎是一片空白。当阳之战(208)以前的张飞,事迹几乎完全湮灭史册。

但彼时的曹、刘、孙三家,却均认为张飞是“万人敌”。这无疑说明张飞的早年事迹虽然散佚,但其声望背后必有军功为支撑。

其实《三国志》对名将事迹的描写,大抵可以分为两种方式。一种是类似《乐进传》的正面刻画,即如“军功簿”一般详细记录某年某月的斩首数量;另一种便是类似《张飞传》的侧面烘托,即通过他人之口,塑造传主的赫赫声威。

(乐进)从击吕布于濮阳,张超于雍丘,桥蕤于苦,皆先登有功,封广昌亭侯。从征张绣于安众,围吕布于下邳,破别将,击眭固于射犬,攻刘备于沛,皆破之。–《魏书 乐进传》

相较之下,《张飞传》的写作方式无疑更加高明,因为它赋予了后世读者更大的想象空间。

实际无论在当时还是后世,“以骁果显名”的乐进,地位始终无法和张飞相媲美;侧面佐证了张飞的“万人敌”名副其实。

由于陈寿修撰《蜀书》时,托言“国不置史,注记无官”,因此导致大量人物的事迹散佚。

在“据水断桥,瞋目横矛”之前(208),《张飞传》对传主的战绩记载寥寥无几。

想要梳理张飞此前的事迹,还不得不求助于《英雄记》、《先主传》等材料。然而在王粲笔下,张飞在下邳惨败于吕布(196),仅以身免,进退狼狈。

(吕)布于门上坐,步骑放火,大破(张)益德兵,获(刘)备妻子军资及部曲将吏士家口。–《英雄记》

不过可供玩味之处,也恰在于此。因为即使败于吕布,彼时的张飞依然是誉满天下的名将。

程昱认为“关、张万人之敌”;周瑜认为“关、张熊虎之将”;董昭则认为“刘备志大,关、张为之羽翼”。

(程)昱料之曰:“……(孙)权虽有谋,不能独当也。刘备有英名,关羽、张飞皆万人敌也,权必资之以御我。”–《魏书 程昱传》

(周)瑜上疏曰:“刘备以枭雄之姿,而有关羽、张飞熊虎之将,必非久屈为人用者。”–《吴书 周瑜传》

按照“太祖令刘备拒袁术”的时间背景,可以将程昱、董昭等人的评语上溯至建安四年(199)。换言之,赤壁之战前十年,张飞便已经获得“万人敌”的称号。

太祖令刘备拒袁术,(董)昭曰:“(刘)备勇而志大,关羽、张飞为之羽翼,恐备之心未可得论也!”–《魏书 董昭传》

不仅魏廷谋士如此,蜀汉诸将亦然。比如诸葛亮曾将张飞与马超并列,认为“马、张当并驱争先”。

(诸葛)亮知(关)羽护前,乃答之曰:“(马)孟起兼资文武,雄烈过人,一世之杰,黥(布)、彭(越)之徒,当与(张)益德并驱争先。”–《蜀书 关羽传》

马超是一个重要的标的物。魏臣杨阜曾参与关西之乱,他也认为马超“有韩信、英布之勇”。

杨阜说曹公曰:“(马)超有信、布之勇,甚得羌、胡心。”–《蜀书 马超传》

换言之,杨阜与诸葛亮均将张飞比作英布(即黥布)。而英布勇冠天下,曾与刘、项争雄,称霸淮南,被后世用作悍将的代名词。

(英)布兵精甚,上(指刘邦)乃壁庸城,望布军置陈如项籍军。上恶之。–《汉书 黥布传》

虽然史书对张飞的早期战绩语焉不详,但从历史进程看,张飞无疑参与了刘备集团早期的所有军事活动。

刘备起兵于中平元年(184),彼时的张飞已是其左右手,与关羽一道“为先主御侮”。

创业初期,筚路蓝缕。连集团首领的刘备也不得不自临战阵。比如中平四年(187)中山国相张纯叛乱,刘备前往,负伤坠马,依靠装死才侥幸生还。

时张纯反叛,青州被诏,遣从事将兵讨(张)纯,过平原,(刘)子平荐(刘)备于从事,遂与相随,遇贼于野,(刘)备中创阳死(即装死),贼去后,故人以车载之,得免。–《典略》

照此论之,作为副官的关羽、张飞等人,早期也免不了陷阵搏杀,是无数次从修罗场中爬出来的活死人。

刘备起兵之初,败多胜少,元从集团多次遭遇毁灭性打击。在此期间大量元老离队,比如田豫、牵招等人便一去不返。关、张则始终折冲左右,并幸运地活到刘备发迹之后。

(刘)备为豫州刺史,(田)豫以母老求归,备涕泣与别,曰:“恨不与君共成大事也。”–《魏书 田豫传》

(牵招)与刘备少长河朔,英雄同契,为刎颈之交。有横波截流、柎翼横飞之志。俄而(牵招)委质于太祖,(刘)备遂鼎足于蜀汉。–《孙楚牵招碑》

刘备集团的河朔武人当中,幸存者当然不止关、张、赵而已。比如与糜芳同镇荆州的士仁,便出身幽州广阳。

从士仁的籍贯与地位来看,他无疑也来自刘备的元从班子。但无论是当时还是后世,士仁从来也不被认为是名将,遑论“万人敌”。

换言之,张飞身上的赫赫威名不是来自于幸运,而是来自于一场场硬仗,一次次浴血。因此才被程昱等人称呼为“万人敌”。

程昱刚戾傲慢,轻生忘死。官渡之战时(199-200)他曾以七百士卒镇守鄄城,直面袁绍大军。其人性情可见一斑。

袁绍在黎阳,将南渡。时(程)昱有七百兵守鄄城,太祖闻之,使人告昱,欲益二千兵。昱不肯。–《魏书 程昱传》

此役,刘备集团遭到毁灭性打击——刘备的两个女儿做了俘虏,刘禅也险些死于非命。

(张)飞据水断桥,瞋目横矛曰:“身是张益德也,可来共决死!” 敌皆无敢近者。–《蜀书 张飞传》

闻先主已过,曹公将精骑五千急追之,一日一夜行三百余里,及于当阳之长坂。–《蜀书 先主传》

更为要紧的是,对面的五千骑,还是曹魏中军精锐“虎豹骑”。虎豹骑的战绩极为耀眼。破袁谭、斩蹋顿、长驱塞北、远渡江淮,虎豹骑均为主力。

(曹)纯麾下骑斩(袁)谭首。及北征三郡,(曹)纯部骑获单于蹋顿……从征荆州,追刘备于长坂,获其二女辎重。–《魏书 曹仁传-附传》

同时按王沈《魏书》记载,虎豹骑的兵员,一般是从“百人将”中选拔。因此这五千骑兵,按照当时的观念,个个都是“以一当百”的勇士。

换言之,张飞以一己之力,便震慑住对面五千名“百人将”级别的勇士,更不用说这五千骑士的领队,还是名将曹纯。

当年(207)面对辽西乌丸的突袭,曹军皆惊(见《武帝纪》),曹纯却毫无惧色,还督率张辽斩杀单于蹋顿,可知也是一等一的猛将。但他此刻(208)面对张飞,竟然“无敢近”,最终坐视刘备逃遁。

斩杀刘备,便可建立不世勋业,曹纯对此不可能不了解。因为自刘备叛走徐州之后(199),便与曹操反目成仇,势同水火;直到曹叡继位(226),依然对刘备叛乱耿耿于怀。

张飞虽然占有“据水断桥”的地形优势,但麾下仅有二十骑,如果曹纯率军强渡,张飞根本不可能拦得住。

但张飞硬是凭借自身的气场与威名,将五千虎豹骑阻击于当阳桥下,这不能不视作军事史上的神迹。

曹纯百战名将,见惯了风浪。如果张飞没有硬桥硬马的战绩作支撑,根本不可能唬住对方。

(曹)纯以选为(虎豹骑)督,抚循甚得人心。及卒,有司白选代,太祖曰:“纯之比,何可复得!”。–王沈《魏书》

考虑到建安四年(199)张飞曾跟随刘备短暂地仕于曹营,并接受“中郎将”的职位;那有理由相信,在此期间曹纯对张飞很可能有较深入的了解,因此一时胆怯,酿成遗恨。

赤壁之战翌年(209),孙刘联军讨伐江陵,欲彻底清扫曹魏在江南地区的据点。

曹仁胆略超人,被《傅子》称作“贲、育弗加”。孟贲、夏育均是先秦著名勇士,曹仁的强悍可见一斑。

彼时(209)的孙刘双方发生了有趣的一幕,这也是论证张飞价值的重要依据。

刘备当时对周瑜说:“你借两千人给我,我把张飞和一千人借给你,共击曹仁。”

(刘)备谓(周)瑜云:“(曹)仁守江陵城,城中粮多,足为疾害。使张益德将千人随卿,卿分二千人追我……”(周)瑜以二千人益之。–《吴录》

显而易见,在此次军事借调中,张飞加上一千兵士,其价值等同于两千兵士。机械地换算,可以得出如下结论:即张飞一人,作用约等于一千士卒。

这里要说明一点,无论是“千人敌”还是“万人敌”,都不代表张飞真的能够一骑当千,而是隐喻他在战场上的影响力。

举例而论,吕布曾协助袁绍讨伐黑山张燕。张燕有“精兵万余,骑千匹”,吕布却能与亲随骑将,连续蹂践张燕的阵线,并因此改变战争走势。

(袁)绍与(吕)布击张燕于常山。(张)燕精兵万余,骑数千……(吕布)常与其亲近成廉、魏越等陷锋突阵,遂破燕军。–《魏书 吕布传》

吕布虽无法凭一己之力剿灭张燕的万余精兵;但吕布一人的军事价值,却等同于黑山军的万人。张飞的情况亦是如此。

大概是周瑜在借调工作中尝到了甜头儿,于是得寸进尺,打算把关、张收为己用。

在周瑜的战略构想中,要先把刘备软禁在吴郡“娱其耳目”,之后再把关、张“各置一方”,最后由周瑜自己率领关、张,征战天下。

愚(指周瑜)谓大计宜徙(刘)备置吴,盛为筑宫室,多其美女玩好,以娱其耳目,分此二人(指关羽、张飞),各置一方,使如(周)瑜者得挟(关、张)与攻战,大事可定也。–《吴书 周瑜传》

孙权当然知道刘备是个威胁,但他同时也担心周瑜尾大不掉,因此权衡再三,拒绝了周瑜的提议。

由于周瑜在翌年(210)便因病死去,因此“统率关张”的计划,最终未能实现。不过从周瑜的上疏中,却可以清楚看到,他通过军事合作,切身感受到了张飞在战场上的巨大价值。

虽然张飞在江陵之战中的具体功绩史书无载,但按周瑜称他为“万人敌”的记载看,其雄壮威猛不言而喻。

从董昭、程昱的“万人敌”评价,可以看出最晚在建安四年(199),张飞便已跻身顶级名将之列。

张飞的谥号是“桓”,按谥法,辟土服远曰桓、辟土兼国曰桓,即开疆拓境之意。

不难看出“桓”主要指张飞入蜀后的功绩(义释严颜、大破张郃),但对张飞的早期特质,却无法精确描述。

“桓”字含义与“威”相似(以刑服远曰威),有趣的是,马超是谥号是“威”。可知在蜀汉统治集团看来,张飞与马超无疑有相似的个人特质。这一点前文已经详细论述,兹不赘引。

马超早年被称作“健”,即强而有力。马超也确实配得上这个称号,他在讨伐郭援时(202)死战不退,流矢中足,“以囊囊之”,继续鏖战。

(马)超后为司隶校尉督军从事,讨郭援,为飞矢所中,乃以囊囊其足而战,破斩(郭)援首。–《典略》

照此推论,张飞的早年军事生涯中应该也不乏类似行为。虽然具体记载散佚,但遐想空间却极大。

(刘遐)性果毅,便弓马,开豁勇壮。值天下大乱,(刘)遐为坞主,每击贼,率壮士陷坚摧锋,冀方比之张飞、关羽。–《晋书 刘遐》

刘遐是冀州广平人,可知关、张在两晋时代仍被视作河朔武人的代表,能与关张媲美,不啻为一种巨大的精神荣誉。

可见张飞之勇,万人之敌。借用杨戏的赞语,便是“扶翼携上,雄壮虎烈;藩屏左右,翻飞电发”。赳赳雄气,跃然纸上。

我是胖咪,百家号历史原创作者。漫谈历史趣闻,专注三国史。从史海沉钩中的蛛丝马迹、吉光片羽,来剖析展开背后隐藏的深意。

yabo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