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 08, 2022

期待半天的新裤子x《乘风破浪的姐姐》就这?

《乘风破浪的姐姐》第四次公演,分两轮,第一轮是三个小组的竞演;第二轮是他们分别跟新裤子乐队合作的节目。

据说是一支老牌乐队,成立有十几年了(他们说其实是24年了),在《乐队的夏天》第一季拿了冠军。恕我孤陋寡闻了,我真的不认识这个乐队,哪怕“好妹妹乐队”我都听过,就真的不认识成立了十几年的“新裤子“。

据说,这首歌是大鹏的电影《缝纫机乐队》的插曲。《缝纫机乐队》我看了,印象最深的是里面beyond的歌,还有光头强赵英俊的什么《都选C》——《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没有印象。

歌曲开头调子是低的,但是郁可唯开口还是很好听,唱第一句的新裤子成员唱的怎么样?可以忽略——一个常识:乐队可以唱歌臭,但一定要会自己写歌——很多乐队唱歌都是很拉胯的,正常。

歌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进了高潮,调子跨越式的高起来,舞台画面也由黑白斑驳直接变成了七彩斑斓。姐姐们开始又唱又跳,击鼓部分姐姐们都纷纷加入,现场气氛莫名其妙地high了起来。

我最爱去的唱片店,昨天是她的最后一天曾经让我陶醉的碎片,全都散落在街边我最爱去的书店,她也没撑过这个夏天回忆文字流淌着怀念,可是已没什么好怀念

可是你曾经的那些梦,都已变得模糊看不见那些为了理想的战斗,也不过是为了钱(舞台上改成了“为了爱”)

可是我最恨的那个人,他始终没死在我面前(舞台上改成了“于是我最恨的那个人,住进我自己身体里面”)

还没年轻就变得苍老这一生无解没有我的空间没有我的空间没有我的空间没有我的空间

你曾热爱的那个人,这一生也不会再见面你等在这文化的废墟上(舞台上改成了“理想的废墟上”),已没人觉得你狂野那些让人敬仰的神殿(舞台上“神殿”改成了“冒险”),只在无知的人心中灵验我住在属于我的猪圈(舞台上改成了“我住在这现实的房间”),这一夜无眠

我不要在失败孤独中死去,我不要一直活在地下里。(舞台上,“地下里”被改成了“幻想里”)

物质的骗局,匆匆的蚂蚁。没有文化的人不伤心。(舞台上改为“没有理想的人不伤心”)

舞台版本的歌词改得面目全非,歌词的文学性和艺术性跟原作都有很大差距。我认为,这个表演让本来很摇滚的这首歌变得不伦不类了。看着同台的白冰、宁静、王霏霏她们平淡如水的演绎,不知道写这歌的新裤子彭磊自己什么感觉。你玩摇滚的初衷还在吗?为了恰饭,值得吗?

这一组的姐姐全部手持乐器,粗略看去,万茜、黄龄、金晨拿的是吉他和贝斯,李斯丹妮是尤克里里,而袁咏琳拿的居然是小提琴。

这两首歌都是新裤子彭磊为前两年复出的八九十年代迪士高女王张蔷写的,强烈建议大家去听张蔷版本。

回到表演本身,黄龄的声音明显比新裤子主唱赵梦好听,袁咏琳的小提琴演奏是舞台上最大亮点,万茜金晨属于凑数,李斯丹妮差点把她们取的真正队名“老司机”在台上脱口而出——连“老司机”都要改成“女司机”的舞台,就别指望来听摇滚了。

卡宾斯基 柴可夫斯基卡车司机 出租司机 拖拉机司机伊万诺夫 巴普诺夫 巴巴诺夫他是懦夫(舞台上改成“他是诺夫”) 罗里罗索夫

卡宾斯基柴可夫斯基我可以接受,莎拉波娃,库尔尼科娃都出来了?还有德约科维奇?为了押韵,可以这么突兀地使用毫无联系的一堆体育明星的名字吗?

这些问题在张蔷版本里似乎不是问题,张蔷的那版歌词的突兀感听不出来,一切都很自然,好像就应该这样唱:我就随口念着人的名字——尽管跟着旋律摆动你的身体吧——我说了什么你不要在意。

但是万茜金晨们不行,这是唱功的差距,这是表演的差距,这是给观众沉浸感和愉悦感的差距。

这是三首里我最期待的一首,因为它独特的名字,我想象中应该是类似《杀死比尔》或李小龙电影里那种“伪中式“电子音乐。

复古的灯光、迷幻的电子乐开场,这首《龙虎人丹》相当有特色。有土摇的味道,又很时髦。

不过特意加入的每人一段说唱倒是很好,七位姐姐的词都说在说自己的事,特别好。

郑希怡的打碟很帅,她跟袁咏琳一样都属于多才多艺。黄圣依的打鼓和张萌的键盘那就是做做样子。

最后的舞狮环节也加的很好,热闹之余,还切题了——这不《龙华人丹》嘛?舞狮舞龙这种中国元素特别适合。

另外两个就算了,县城晚会节目的感觉。说的不是舞台效果,是表演出来的拼盘晚会气质。

新裤子可能觉得无所谓,不就玩一玩,不就赚点钱吗。但是习惯了这种商业氛围,这种表演方式的他们,还能保持住摇滚原始的冲动和愤怒,还能写出他们一开始想写的歌吗?

yabo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